<i id="ok9li"></i>
      <source id="ok9li"></source>

      <u id="ok9li"></u>
      1. <video id="ok9li"><sub id="ok9li"></sub></video>

          <i id="ok9li"></i>
          <blockquote id="ok9li"></blockquote>

          <i id="ok9li"><bdo id="ok9li"></bdo></i>

          您的位置:首頁 >信息公開>山西動態>詳細內容

          畢業季 中北大學兩名95后畢業生用微電影致敬青春

          來源:新華網 發布時間:2019-07-09 15:57 【字體:

            原標題:畢業季 兩名95后用微電影致敬青春

            中北大學學生陳揚和常志鵬拍攝微電影《不說再見》獲網友好評 山西晚報記者采訪二人,了解到他們拍攝背后的故事

            又到一年畢業時,許許多多的高校畢業生即將邁出校園,踏入社會。對于在中北大學學習和生活了四年的畢業生,他們對中北的記憶會有哪些?

            有初入大學校園時,手拿錄取通知書,拉著行李箱站在校門口徘徊的那份忐忑與激動。

            有那段難忘的軍訓時光,和同學們一起在烈日下站軍姿,但總想偷個小懶的深刻記憶。

            有在圖書館里,和同學們一起學習,翻動書本的聲音仿佛還在耳畔縈繞。

            有和戀人一起爬二龍山、看日出、壓鐵路、品嘗食堂那特有的美食的滿足。

            ……

            這是中北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廣播電視學專業17100541班的大二學生陳揚和常志鵬拍攝的微電影《不說再見》中的一幕幕,兩人從編劇、攝影到制作用了4個多月的時間,這部微電影在6月底正式上線,視頻的播放量已達到50萬。不少網友評價拍得真好,還有網友說今年第一志愿選擇中北,更有網友表示雖然不是中北人,但是真的看哭了,看到微電影中阿姨揮手道別莫名戳中淚點。

            不到7分鐘的微電影,兩名95后,用4個多月的時間,把中北學子對母校的眷戀與不舍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

            7月2日,陳揚和常志鵬給山西晚報記者講述了他們在拍攝背后的酸甜苦辣,以及一路上的成長。

            希望把所學專業知識運用到實踐 他們有了拍部微電影的想法

            1999年出生的陳揚是福建福州人,1998年出生的常志鵬是山西晉城人,初見兩個大男孩時,他們特別爽朗地和山西晚報記者打招呼,大方自信地介紹著自己。他們是大二學生,既是同班同學、宿舍舍友,還是兼職公司的同事。他們利用休息時間,在目前兼職的公司里,把課堂上所學的內容運用到實踐中,同時在實踐中摸索還沒有學習到的內容。

            說起為何要拍攝這部名為《不說再見》的微電影,他們說,就所學的廣播電視學專業而言,拍和寫是廣電專業的兩個必備技能,這部電影的拍攝是他們對所學課程的實踐,電影中涉及到課程之外的內容,也是一次讓他們學習和鍛煉的機會。

            “拍的時候遇到很多問題,困難也很多,但這些困難都被我們一個一個地克服了。”他們說,既然做了決定,就要堅持去做好,哪怕過程困難重重。

            《不說再見》最初的想法是陳揚提出來的,2018到2019學年的寒假,陳揚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系統地學習了一整套北京電影學院老師授課的教程,這次拍攝對他來說,是一個實踐的過程。“寒假的時候,我給常志鵬打了個電話,說想拍部微電影,我倆聊了一個多小時,最后決定去拍。”陳揚說,他倆在兼職公司有過多次合作,這讓他們配合默契,而且兩個人都是決定了要做,就盡最大努力做到最好的性格。

            有了拍電影的想法,那就要確定拍攝的主題,兩個人都覺得電影應該在畢業季到來前上線,拍畢業季能引起大家的共鳴。“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網上有很多這個話題的短片,對沒有經驗的我們來說,有經驗可借鑒。”常志鵬說,3月初,他們的第一版劇本寫出來,原本是想用歌曲填詞的方式將“畢業”這個主題展現出來,但在改詞期間遇到了困難,找不到合適的人去改。

            歌詞改不動,就換思路,改劇本,改分鏡頭,改腳本。說著,陳揚從他的雙肩背包里掏出平板電腦,山西晚報記者看到,他的備忘錄里,劇本的更改一遍又一遍,甚至精細到一個標點符號。

            完成臺詞、拍攝進度的安排和錄音師、燈光師、配音演員等團隊人員的確定,4月10日,陳揚和常志鵬敲定了最終劇本。

            短短6分59秒的成片他們拍攝的素材有200G

            微電影的開頭是女主要離開住了四年的宿舍,她在收拾行李,準備在離開前再去看看中北的樣子。短短一分鐘的鏡頭,常志鵬說,他們拍攝的時長有7個多小時。而在整個視頻的拍攝與制作過程中,視頻素材時間已記不清,最終的成片是6分59秒。“我們拍攝的素材有200G,最終的成片只有300M左右。”

            陳揚說,整部電影,除了開頭的取景是在選擇的民宿外,其余的取景全都在中北大學校園里。“要進女生宿舍取景,我們根本就進不去,最后只能選擇民宿。”陳揚說,他們把學校附近的民宿都逛了一遍,最后選中了其中一家。

            等帶著所有的設備進了民宿,陳揚和常志鵬卻發現,民宿圖片是用廣角鏡頭拍的,原本能放下設備的地方卻因空間有限,不得不進行調整。“房間的布置,我們花費了兩個多小時,從墻上的裝飾、架子上的書籍、床單被套和床頭的娃娃等,都是我們帶過去布置的。”常志鵬說,為了更好地呈現畫面,他們每一個鏡頭都會嘗試不同角度的拍攝,甚至同一個角度也會拍攝好幾次,就為了找到最好的那次。

            宿舍中的鏡頭,他們拍了4個小時,晚上團隊中的人員外出吃飯,常志鵬和陳揚對拍攝的畫面進行了初剪,有些鏡頭不是很好,他們在第二天又補拍了3個小時。

            他們說,像這樣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去拍攝的畫面,還有很多。

            就好比女主和男朋友在二龍山看日出的鏡頭,他們從凌晨3時開始爬山,到7時回到山下,4個小時的努力只為了電影中的3個鏡頭。“要拍山上凌晨5點的日出,就得提前兩小時出發,而宿舍的開門時間是6時,那一次我們集體外宿了。”說著,陳揚笑了,他說凌晨爬二龍山會讓人終身難忘。

            5月中旬的龍城,早晚溫度還是很低,尤其是在山上。“想到會冷,但沒想到會那么冷。”說著,常志鵬翻出他手機里保存的那張凍得嘴唇發白的自拍照。說著當時的場景,常志鵬卻依舊笑容滿面,他告訴山西晚報記者,因為這趟出行,他們有了一個意外的收獲,那就是片尾中緩緩駛來的火車。

            中北有名的還有鐵路,陳揚說他們一直想拍火車徐徐駛來的畫面,他甚至去四處詢問,大家都不知道火車具體的運行時間。就在那天早晨,他們在返回的途中恰巧碰到了從遠處緩緩而來的火車,并且拍攝成功了。“真的,很美。”

            女主和群演都不好找 他們感慨欠下很多人情

            電影中的演員和工作人員沒有任何出場費,他們的付出只為完成陳揚和常志鵬的創作。“從女主到群演的尋找,我動用了很多人脈,欠下的都是一個個的人情債。”常志鵬說,他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還同學們的人情。

            在劇本和所有人員都確定后,就差女主角入場開拍。常志鵬拍著胸脯保證過,他來尋找女主角。雖然他在積極聯系,但遺憾的是都被拒絕了。“我們沒有大家所熟知的作品,加上電影拍攝的跨度很長,6月份又是考試月,有的人擔心因為拍攝影響了考試,有的人擔心我們拍得不好。就這樣女主角的人選一直懸而未定。”常志鵬說,那時的他是又著急又無奈。

            就在常志鵬積極地四處尋找女主角的時候,陳揚也沒閑著。他在一次乘坐835路公交車回中北的途中,看到公交車上的一位女生的形象氣質很符合劇中女主角的形象。“那天我沒帶筆和紙,就用從背包里翻出的一小根鉛筆在隨身裝的餐巾紙上寫下了名字和電話。想找個機會把電話給了那名女生,希望她能來幫忙拍攝。”陳揚說,等下了公交車,他一直跟在女生的身后,不知道要怎樣開口,走了一段路,他鼓起勇氣跑到女生跟前,說明來意。

            “女生說她不是中北大學的,來學校里找同學。”陳揚說,當時他尷尬極了。

            女主不好找,群演也不好找,在電影中軍訓場景的拍攝,是在一個周日的15時許,那會兒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這場戲,原本要群眾演員20人,“不好找啊,得一個一個去聯系。我提前一周就開始聯系,也聯系了20多人,說好的13個人,最后只來了11個。”常志鵬說,除了群演,教官他也找了3個,一個是學校國旗護衛隊的師哥,還有兩個是學校教官大隊的師哥,這樣做就是為了避免約好的教官臨時有事,沒法拍讓大家白跑一趟,他就留了備選的教官。

            “那一天還巧遇到大風,帽子都戴不住,有個大一的學妹都快被風刮倒了。真的,同學們能過來幫忙,已經很感謝了。”陳揚說,他預訂了學長的時間,又不一定讓學長來參與拍攝,即便是這樣,學長也答應了,那得是多大的人情啊。

            在拍攝中找到人生方向 他們不會停下逐夢的腳步

            在常志鵬的腿上有一道淡淡的傷疤,這道傷疤是他在用無人機航拍的時候,被無人機的螺旋槳劃傷的。此后的一段時間里,他拿起無人機的雙手都會發抖,還好,現在的他已經克服了那份恐懼。

            在微電影的首尾都有無人機拍攝的畫面,而在此之前,常志鵬和陳揚都沒有航拍的經驗。“這就要感謝我們兼職的公司,老板把無人機借給我們,我們就開始練,電影首尾無人機拍攝的畫面就是由我完成的。那天,我用無人機在學校門前進行拍攝,有個畢業的學長想和校門前的中北大學合影,我就站在學校門口,學長是想提醒我讓一下,拍了下我的肩膀。那時的無人機正準備起飛,我的胳膊動了一下,無人機就朝我的身上飛了過來。”常志鵬說,無人機的螺旋槳劃到了他的腿,當時他沒覺得疼,就著急檢查無人機,還好無人機沒事,要是壞了,他都不知道怎么去賠,畢竟無人機的售價不便宜。

            確認無人機完好無損后,常志鵬才感覺到大腿上的疼痛,他握著控制器的手開始顫抖,是疼痛與恐懼并存。“就像開車出了一次事故后,讓你立馬再去開車,你的內心是恐懼的。”常志鵬說,作為團隊中對無人機操縱最為熟練的人,在拍攝的最后關頭,他不能退縮,還好他完成了航拍。

            影片中有賣水果的阿姨、食堂阿姨、宿管阿姨、保安大叔,還有畢業生們和老師揮手道別的場景,看著揮手再見的瞬間,女主的眼神中露出不舍。“這一幕,是我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當時第一反應覺得有點幼稚,可還是和陳揚說了。結果拍出來,效果還不錯。”常志鵬說,這一幕也戳中了很多人的淚點。

            這部微電影的費用支出有2000余元,這些錢全是常志鵬和陳揚兼職賺的工資。對于未來,陳揚說他從高二開始就對影視制作有了興趣,高考填報志愿時,便選擇了這一專業方向。“我喜歡拍攝與后期制作,這是我的喜好所在。”陳揚說,他想要拍攝中國的科幻電影。

            和陳揚不同的是,常志鵬學這一專業是被調劑的,“剛開始并不是很喜歡,因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常志鵬說,入學半年后,他用所學知識賺取了一些生活費,也是在這樣的實踐中,他看到了方向,在糾結了半年后,他清楚地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在父母的資助下,入手了第一臺相機。“我家是農村的,8000元對我父母來說是筆不小的開支。”常志鵬說,他曾向父母做過擔保,要用這臺相機做出點兒成績。這部微電影,其實就是在向父母證明,父母對他的投資沒有白花。

            夢想無論是大是小,逐夢的這條路都并不容易,他們可能步履蹣跚,但卻從未停下腳步。(記者 楊洲芬 實習生 李可昕 原雅楠)


          本頁二維碼

          【打印正文】
          516金蟾捕鱼加速器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 大龙虾江西时时 東方心经A 赛车澳客网 免费成都麻将单机 手机上怎么买幸运农场 9码平刷一天 900彩票旧版 时时彩快乐十分 凤凰彩票的网站是多少 七乐彩走势图元网 南粤36选7走势 新时时几点 一点红黄大仙122144开奖网 四川时时是否合法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